自己的文和图的存放地。CP看心情

少年荀攸的烦恼【双荀】(一)

CP:荀攸X荀彧

提醒:OOC啥的根本避无可避;

          少年向,大概写到高中就停了吧。

          清水【暂定】

最后:只是娱乐,切勿当真。

荀攸一般没什么烦恼,再退一步说,一般小朋友会有的烦恼在荀攸眼里也不是烦恼。没有什么是他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更不用烦了,烦了也解决不了。

然而荀攸这种逍遥的生活态度被同龄人认为“傻”,年长者则认为这孩子“没心没肺”。

唯独发小钟繇不这么想。“你这是聪明,大智若愚,别理那些人。”他一边用粉笔在黑板上写着板报内容,一边回头对荀攸说。手一抹汗,脸上夹着粉笔灰就花了。荀攸正准备开口告诉他时,钟繇又开口了:

“你以后要是成大事,我就给你写传记,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多聪明。”

即使是荀攸,这句话也是打动他了。这话说的好,连时间、气氛都是那么配合。夕阳斜下,风是微风,云也恰好,影子的角度甚至都是那么合适的衬出两个孩子。荀攸半天没有开口,他犹豫着抬起头,看着一脸真诚、充满憧憬的钟繇说:

“一会儿记得洗个脸,粉笔灰蹭的有点脏。”

“好。”钟繇不注意的又抹了一下,更花了。

 

钟繇的话被荀攸工工整整的写进日记本里,但今天的生活注定就不会很平静,另外一件事也在荀攸的日记本里有重重的一笔。荀攸刚刚回到家就被父母慌里慌张地拉着去了医院,连书包都没有放下,下一秒就站在了产后护理房中。在那里的除了自己这一家,还有其他一些亲戚。他们都围着一个床,荀攸被妈妈拉到窗前,就看见了一个被小毯子包着的……婴儿!

“这是你的小叔哟,公达。”妈妈的声音突然就砸了下来,砸的荀攸懵了!

妈妈,你可别乱说啊,今年我六岁,能跑能跳能撒谎的,他连爬也不会啊!

当然,这么丰富的内心活动依然隐藏在荀攸波澜不惊的表情下。

“名字定下了吗?”头顶上的大人还在叽里咕噜的说着,荀攸把着床栏杆脑中还混乱着,毛毯里的婴儿红红皱皱的,眼睛是两条缝,一张小嘴倒是好看……那也不能叫叔叔啊!

“荀彧。这个名字不错吧,小名就叫文若了。”声音传到荀攸的耳朵里,荀攸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荀玉啊,有点像女孩子的名字呢。

小姑也不能接受啊!

“荀玉”这个名字也被荀攸一笔一划的写到了日记本中,然后注上这是自己的小叔。后来在知道是哪个字后,这个“玉”字被划花了,重新写上了“彧”,有文采的意思。

钟繇在知道这个事之后表示:“我就说嘛,这才是你们荀家人起名的特点,从行为上就表示瞧不起文盲。”

 

没过几年,小叔长大了。荀攸也从当年的小学新生成了五年级小学生。升六年级的暑假时,因为自家父母工作要出差一个多月所以拜托荀绲照顾,于是荀攸顺从的跟着父母背着自己的小书包、拖着自己的小家当来了。

“攸侄!”一进门荀攸就被扑上了,虽然是被紧紧抱着腿……荀攸看着底下的小团子,默默地放下书包,稍微扯开团子,别扭的蹲下身——

他看着荀彧,荀彧看着他,两秒后——

“攸侄!”

这次脸直接被埋在团子的胸口了,一鼻子奶香味。

说是看着小叔长大的有点别扭,但的确每年都会见到小叔几面。从他会爬到现在能扑过来抱着他的腿,变化还是挺大的。这也包括从原来红红皱皱的婴儿变成现在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大概是自己的年纪与他最相近,所以荀彧最亲他,攸侄攸侄的叫着,比谁都开心。

荀攸对此态度淡定,因为介意也没用。荀攸看着眼前笑嘻嘻的荀彧,伸手捏住他的脸颊。

“攸子,类放楼(攸侄,你放手)……。”

荀彧拉着荀攸的手跟荀攸的爸爸妈妈再见,荀攸规规矩矩的说着“工作顺利,不用担心”。父母就坐上车走了。

荀攸搬着小凳子写作业的时候,荀彧在旁边读书或者练字。待荀攸写完了,荀彧拿个小碗笑嘻嘻的问:“攸侄,吃西瓜吗?”荀彧的西瓜是被妈妈用勺子挖成一个个的小球的,里面还有碎小的冰块,西瓜籽也被细心的剔了出来。

荀攸当然不会跟荀彧争,但勺子里的西瓜已经送到眼前了,所以他还是吃了,随后便拿了一牙习惯跟荀彧并肩坐着。小叔太小,小腿晃着,他有多开心都是一目了然的;荀攸瘦瘦的,这样一看四肢更长了,他不像其他男孩子一样喜欢乱跑,所以他并不黑,但他的白却是有点苍白的。眼睛不大,眼仁倒是如点漆一般黑。

没有人知道荀攸想什么,或者说大家都认为自己知道荀攸在想什么。

夏天的暑气让荀攸有点头晕,他吃过晚饭很早就睡了。

他睡得不踏实,但好像又跟谁较劲似的不愿意醒来。一阵阵凉风倒是吹得让他舒服,可惜这风不稳定,吹几下就要停,停不大一会儿又开始吹。

这风还是换岗工作、轮班轮休?荀攸默默的在内心翻了个白眼,睡不舒服还是醒来吧。他揉揉眼睛,然后不太分明的睁开——

自家小叔拿着小扇子坐在自己身边,咧着小嘴,一贯的笑嘻嘻的说:

“攸侄。”

小叔坐在床上,月光毫无顾忌地打下来。就这么个小人,在月光下像要化了一样,淡色的眼睛望着荀攸,荀攸也能在小叔的眼中看见自己的身影。荀攸觉得,就是在这么好看的眼睛里,自己还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明白。

“你睡觉。”

他拽到荀彧,翻了个身轻轻搂着他。荀彧的手刚刚能摸到他的肩上,在试图抱荀攸失败后,决定老实的握着荀攸的衣服。

“攸侄,我今天又会背了两首古诗。”

“厉害。”

“攸侄,今天爸爸说我的字写得好看。”

“嗯,好看。”

“攸侄,我要上1年级了,妈妈说是和攸侄你一个小学。”

“好。”

“攸侄,明天长文找我玩。你也来吧。”

“不了。”

“攸侄……。”荀彧停住了话音。

“怎么?”

“我知道你想爸爸妈妈,你别伤心。”

荀攸没说话,只是搂了搂荀彧,下巴抵在小叔的头顶上什么也不说。

“攸侄,有点紧。”

“你睡觉。”

荀攸说着,闭上了眼睛。

 

荀攸没什么烦恼,也不在意别人是否能够理解他。他不太在意去表达自己的所想所感,也不在意人们对于他的猜测。他认为“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喜欢前半句。

只是对于小叔,他略微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后记:如果有小伙伴看到这,我要鞠躬啦。不管怎样,第一篇三国文还是给了双荀,荀攸在我心里一直是稳准狠的人物,依他的性格其实很多事情是不会做出来的。荀攸的“闷”却让我很心仪。令君的温和则一直是我的人生理想啊【你醒醒

两个小朋友少年时期的故事写起来还是比较自由的。如果有小伙伴在文里觉得有什么不对或者建议的地方来找我玩,我会很开心的~



评论(13)
热度(46)

© lazy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