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文和图的存放地。CP看心情

where is my mind <1>

前言:新开的EC脑洞,啊哈哈~里面借用了《暖暖内含光》的科幻设定。但是本文绝没有那部电影一样神(是的,那部电影是部神作,如果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我也不想写成什么丢记忆找记忆之类的文章。这就是两个人有了第二次重新开始的机会,然后我自己对于爱情的一些疑问和想法。里面的万仔有些Brandon的影子,但没有那么懦弱。查查在第一次恋爱时一直是学生气的(所以奠定了本文有年龄差的设定,虽然没有很大),然后就一直向教授方

抱歉前面啰嗦了一大堆,下面开始(第一章应该没有什么注意的,有的话会在开头提醒的):


Erik推开Emma门的时候因为声音太大吓的Emma将指甲油一下涂到了外面。Emma面不改色的瞪了Erik一眼,抽过旁边的纸将涂错的部分擦去:“希望不要是飞机上的机餐太难吃以至于把你脑袋给堵住了。”挑眉看上自己的这位损友——一脸见鬼的样子。

但Emma感觉到了俩人从小时候以来从未感受到的怒意,Erik甚至没想过要控制一下,这一切都显示太过反常。Emma将指甲油推到一旁照样冷静的准备应对Erik。

“Charles怎么了?”Erik说出话时牙齿甚至没动一下,真正像是挤出来的一句。

“什么怎么了?”Emma对着Erik的眼睛不输丝毫气势,“你自顾自的离开一年多现在想起来问他怎么了,你是哪里的反射弧终于反应过来了。”

“Emma,我今天没心情与你吵架,告诉我Charles是怎么了?”Erik是真急了,Emma感觉的出来,他的语调已经变成了最为“Erik”式的请求。但Emma依然不为所动,只是走到了矮柜旁边为Erik到了水,Erik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Emma希望她能赶紧告诉自己Charles的事。他将Emma为自己倒的水推到一边继续用眼睛追逐着Emma,直到她在椅子上重新坐下。

“什么怎么了?”还是那句话,只是好像她真的不知道Charles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不要装作你不知情,”Erik的声音低沉,“我昨天下了飞机,今天一早去了Charles工作的学校希望可以给他一个惊喜,还有三天就是情人节了。你知道的,我们两个之间已经错过了一个,我想这次可以弥补回来,于是带着礼物过去了。结果我在校门口看见他迎上去他却像不认识我一样,奇怪的看着我。”

Emma的眼神在飘忽着,拿起之前为Erik倒得那杯水自己喝了一口,看着Erik接着说,与其是说给Emma听倒不如说更像是自言自语:“他就那样躲着我,礼貌但很明显也有警惕。更多的是陌生。我和他自始至终隔着他一个手臂的距离,每当我想靠近一些他都会立刻把距离拉开的更远。我起初以为这只是我们那次吵架的一个后续,只是Charles说“先生,这很奇怪,我并不认识你,也许你把我和那个人弄混了吧?他也在这里工作吗?你冷静一下,我可以帮你找找看。”

“找找看?要找谁?谁他妈还叫‘Charles.Xavier’这种刻板的贵族式的名字。可是他的模样真的不像是赌气装出来的,好像他真的从来不认识一个叫‘Erik. Lensherr’的人。所以告诉我,Emma,他怎么了,你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出了什么事?”

Emma眨着眼睛,扭过头看着面前这个困惑的男人:“这正好符合你的心意不是吗?你觉得他太过理想主义、太年轻、要分开,正好这样不是更合适?”

Erik无奈的笑着,即嘲讽着Emma刚才一串的诘问也嘲笑着那个一年多以前不知珍惜的自己。

一旁的Emma放弃似的从抽屉了拿出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递给Erik,Erik眼疾手快的接过信封立马拆开看里面只有一个32开左右的小卡片,上面还是那种打字机式的字体。写着:亲爱的Emma.Frost小姐,Charles.Xavier先生已经抹去了关于Erik.Lensherr先生的一切记忆,请不要再提醒他两人以前的事情,谢谢。”

最后的落脚:空白工作室。

“这是什么?”Erik问着Emma,眼睛盯着她。

“你可以理解为一个高科技的公司,一个超厉害的心理咨询诊所……随便什么,总之就是Charles不再认识你了,你从来没有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你也不要再去打扰他的生活了。”Emma一口气说完,然后尽量不再去看眼前的好友。

即使是Erik也承受不过来,她想。但她也从未料到过Erik会重新来找Charles,毕竟离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很彻底。

那件工作室一点也不起眼,但Erik还是一下就发现了它。他走上楼,一个不能再过普通的工作室。前台的小姐应了他的预约将他带到医生那里,医生的办公室也一样,极为简单,只是后面的背景墙上做了一些艺术马赛克的装饰。

“Lenshaerr先生。”医师将面前这个人的思绪拉回。

“你好,Dr.Newman。我这次来只想询问一个人,你曾经的一个客户:Charles.Xavier。”Erik开口回应。

“Xavier先生……嗯,我们只能说他过的很痛苦,我们只是为他提供了可行性,是他自己选择的。”医师看着面相不善的客户,小心的措辞。

“你是说Charles是故意想要忘记我的吗?”Erik的语气放慢了一些,而这通常是他生气的一个前兆。

“虽然很伤人但的确是这样。这里的每一位客户都是自己做的决定。”

“这最好只是一套说辞,听起来就像个玩笑。”Erik嘴角嘲讽的向上挑着,眼睛去没有一丝笑意。

“我想这个应该可以给你一些答案。”医师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光盘递给Erik,透明的盖子上贴着标签,粗粗的马克笔写在上面:Charles.Xavier。

Erik疑惑的接下,医师立刻松了一口气。

 

晚上回到家时,Erik将光盘放入,电视上的画面晃动了一会儿然后出现了一个人影,毫无疑问正是Charles。他还是那种样子,内穿衬衫,外面套着毛衣,学生气暴漏无遗。他的面色很不好、苍白,眼睛肿了很多,眼圈的周围红色凝重,蓝色的眼睛黯淡无光。他咬着嘴唇,像是思考了很久然后开口:

“Charles.Xavier,我……我……我决定放弃关于Erik.Leshnerr的一切记忆。”

Erik觉得自己大概出现了幻听,但是里面的人接着开口:

“我现在感觉一切都很糟,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现在只是不停的想着Erik,他就像是扎根在里面,我没有任何办法……上帝,这种想法一刻都停不下来。我无法凭借着自己的力量走出去了……我想忘记他,我不想这样下去……”

也许后来那个人还有说什么,但Erik的思绪已经像他碰到的那瓶酒一样,一片狼藉。

 

冬夜的车窗雾气爬满,Erik看着自己旁边的人,叹了口气。他一般都不会这么做的,但这次他却不由自主的开了口:

“哎,你怎么了吗?”

Erik浑浑噩噩的过着,他想不通为何Charles会选择放弃自己,他像是自暴自弃的模拟着两人以前一切的生活习惯……他坐在两人初遇时坐的公交车上,一切都一样,甚至连车窗的雾气都没有改变,这次却变成自己的眼睛模糊

“请问,你怎么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与Charles说话,现在听到这句话格外讽刺,他低下头摇摇手,然后抬起头想叫那个多事的人滚远点,已经到嘴边的话却又生生的咽了下去。他吃惊的看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与录像完全迥异的Charles。

那个已经完全将Erik淡出记忆的Charles。

Erik一直记得当时自己座位旁边的那个小鬼抬起头可怜的模样,那是一切的开始。

“我失恋了。”

那个小鬼也是这样说的,他还有他的蓝眼睛吸引着Erik。

Erik对着Charles开口,这一切就像又回到了开始。

 

后记:是的,又是我,我很话唠。名字是临时起的,以后可能会换。最后的结尾是有一些交叉的,我觉得自己写得有些混乱【剁手中,请勿打扰……

评论
热度(6)

© lazy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