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文和图的存放地。CP看心情

For now I am winter 第五章

“起来,Erik,快点起床……”

Erik勉强睁开惺忪的睡眼,Charles趴在他的身边一脸笑意。

“早上好Charles,”Erik的手指绕到Charles的后面缠着他的发梢,“几点了?”

“六点,Erik,要起床了,Hank他们一会儿就到,你还要洗漱换衣服吃早餐,快起床。”Charles对着Erik说,呼出来的气让Erik觉得脸庞痒痒的。

“好的好的。”他点点头,伸着懒腰从床上坐起。扫视到旁边的椅子上重新搭放的衣服,应该是Charles一早为自己拿过来的。然后他注意到Charles——深蓝色的长款外套,袖口有着细密的银边,四颗扣子相连,扣子上雕着精致的花纹,领子翻开,露出白色的衬衣,领子竖起,系着领结,领结是更接近眼睛的海蓝色,衬衣外面的马甲有着反复的银色花纹雅致但不高调。裤子修身,一通长靴到达膝盖,让Charles显得在成熟的边缘,让人着迷。Charles注意到Erik的目光回过头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很不错……”Erik的眼睛一直没有移开甚至忘了要继续穿自己的衣服。Charles看到自己的朋友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谢谢你这么说,我的朋友。但是你现在裸着上身是否又是抓紧时机向我展示出你的好身材呢?”

听到Charles的调侃Erik想起来自己忘记穿衣服了于是匆忙起身将椅子上的衣服悉数穿好。直到最后调整着自己的领口,太紧了,让自己感觉不太舒服。

“我来帮你。”Charles走过来站在Erik的面前解开他的领结重新为他调整系好。Charles的手指很灵巧,在调整Erik领子的时候偶尔会擦过他露出来的皮肤让Erik感觉微痒却又格外舒适。

“这样就差不多了,”Charles整理好领口又整了整Erik衣服的其他地方退远了一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眼睛一转又开着玩笑说,“也许今天应该让画师单独画一幅你自己的画像,然后摆在橱窗外面,会有不少小姐夫人上门来问的,到时候你肯定会挑的眼花缭乱的。”

“哦。”Erik低下头又调整着袖口,Charles上前走过来想要帮他但Erik绕开了他的手自己快速的调整好,抬起头对Charles说:“我们该下去了,毕竟时间不早了。”

 

在吃完早餐没多久后果然画师就来了,Raven飞快的起身跑过去,Charles跟在后面兴奋地拉着Erik的手向前走。一共三个人,中间的那个很明显就是画师本人了,又大又长的胡子,一身长袍。后面是他的两个学徒,Raven抱住的那个一定就是Hank了——Erik打量着他,白白净净的,头发又短又利落,又高又结实。那另外一个——皮肤没有Hank的白净,透着红色,黑色的头发又长又有些杂乱,注意到了Erik的视线又凶狠的瞪了过来。

这让Erik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这次作画是从Raven开始,最小的女孩坐在那里虽还有稚气但可以看出标致的轮廓,也不会像前几年一样坐不住了,但在休息的时候还是会四处乱跑或是与Hank游戏。有了Hank在,Erik与Charles的事情显然减少了很多。两个哥哥倒是也得到了一些安静,有时会去树林散散步或是在书房在棋盘上厮杀几盘。这几天并无任何琐事,除了每天依旧要坚持祈祷。

Erik注意到Azazel通常是不会与谁玩的,他很沉默也很少画画,更多的是做完自己手里的活就像消失了一般而在需要他的时候又不知不觉得出现,无论是不是错觉,Erik发现自己都是有些注意他的并且察觉到对方也注意到了自己。但他决定暂且先无视这些事情。

 

Raven的画差不多有三个礼拜才算是真正画完,那似乎也是小姑娘可以乖乖坐在椅子上的极限了。在画师完成的那一瞬间她脱逃似的跳下椅子想跑到Hank的身边却正好与拿着颜料的Azazel撞到了一起,蓝色的颜料立刻洒到了Raven身上,她重重的坐到了地上。Azazel似乎也慌了想放下颜料伸手去抚Raven却立刻站了起来,狠狠地推了Azazel!力气大到比她高一头的男孩后退了好几步。如果最初Azazel还有些歉意的话那么现在全都消失了,他捡起那些颜料瓶,不在乎Raven的怒视就是默默的收拾好自己的。Raven显然不打算这么就算了,她揪着Azazel的衣服让他道歉。

“我很抱歉,小公主,”Azazel在来到Xavier家这么久后终于开了口,有着奇怪的口音,“你有没有发现这种蓝色才是适合你的,如果可能你应该天天泡到这种颜色的染缸里。”话音一毕Raven更加恼火,她动用全身的力气将Azazel推倒在地,似乎还不解气在握紧拳头举起手时被Charles叫住,并且快走了几步握住Raven的手。这时,激动的小姑娘才扑到了哥哥的身上,她把脸深深的埋到了哥哥的衣服里,什么声音也没有。Charles抚着妹妹的背带她上了楼,Erik跟在Charles的后面,在楼梯上听到画师训斥着Azazel并告诉他今晚是没有他的晚饭。他侧着脸看到男孩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蹲在地上收拾好弄乱的东西。

Raven什么话也没有说,她离开Charles的怀里,Charles的衣服上有着她的颜料,还有水渍,应该是小姑娘刚才哭的。她站在Charles的面前,咬着下唇,哥哥给他细心的擦着脸上的痕迹,女孩似乎还在哭但倔强的没有声音。

“他因为你而没有了晚饭吃,我想你不应该再生气了Raven。”Charles一边擦着一边说。

“他是活该。他应该向我道歉。”Raven毫不嘴软。

“也许他想,如果你没有这么快的去推他的话。你太焦躁了。”Charles看着小女孩的眼睛。

“他有奇怪的口音,他嘲笑了我。”女孩还是不肯松口。

“口音不是他的问题,Raven,”女孩的脸被擦得差不多了,他抚着她的小麦色头发对他接着说,“我想你可以将自己让自己干净好,宽宏大量的去看看他,为他捎一份晚餐,展示一下你很淑女并不如他所说。”

Raven看着Charles,Charles也看着她:“现在去洗个热水澡Raven,换一身干净衣服放松一下。”Raven点点头,离开了Charles的房间。

“每个人都愿意听你的,你很厉害,Charles。”Erik现在才开口。他坐在床上,Charles一边解开衬衫扣子准备换衣服一边说;“那只是因为我说的的确有道理,我的朋友。”Charles脱下衣服,上半身赤裸着,牛奶一样白的肤色,没有太多的肌肉,整个身材甚至有些偏瘦。他应该多吃点饭,Erik想着。他走上前,提起Charles要换的衬衫,让他顺利穿过袖子,看着他手指灵巧的系着扣子,然后自己伸出手为他把剩下的扣子系好。

“谢谢你,Erik。”Charles拍着好友的肩,捡起自己换掉的衣服,Erik从他手里拿过来:“我帮你拿去洗,做别的去吧。”说完走出了房间。

在洗衣房里Erik遇见了一样将衣服准备洗的Azazel,对方也看着他然后低下头接着做自己的事,脸左右两侧有些红,像是刚刚被人打过。晚饭的时候果然没有了Azazel的身影,Raven随便用叉子餐刀戳弄着什么,一份晚餐捣烂也没塞进去几口然后离开餐桌。

 

“看来今天你不想下棋,Erik,”Charles收了手,抱着软靠垫靠着床头,“你在想什么?”

“想些眼前的东西,”Erik也将手中的棋子扔下,站了起来看着床头的Charles对他说,“早点休息,明天还要早起,要轮到我们了,”Erik走到床头开玩笑的说,“需要我帮你吹蜡烛吗?”

“也许我更需要一个晚安吻。”Charles的眼神温柔没有丝毫玩笑的样子。Erik吃惊的瞪大了眼睛。Charles看了半天,大笑着将抱枕扔到一边挪开棋盘钻到被子里,“开玩笑的,晚安Erik。”

Erik又气又好笑的吹熄了蜡烛,看着被窝里的一团,俯下身扳回一句在那人的耳边:“晚安,Charles。”然后笑着走出房间。

但他并不想睡,他在回味着刚才Charles的眼神,他在想着刚才自己那句话:在想眼前的东西。没有错,他只注视Charles。他站在走廊上,看着一块空出的墙。他知道那是为了挂他和Charles的画像的。那里不久就会有两幅画,但应该只有一幅。他皱着眉心里想:应该只有一幅。他和Charles在一起,他们不会分开,两个人一直这样,画框?那只是束缚画的工具,并不能怎样。而他和Charles也将会像这种艺术一样不可分割。

后记:作为一名冬天出生的孩子,并且引以为傲的人我成功的感冒发烧了……不过现在好了,还是冬天好。这一章完结了,Erik越来越明白自己的心境,Charles其实也是明白的,只是没有写出来,后续会有提到。

 


评论
热度(5)

© lazy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