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文和图的存放地。CP看心情

For Now I am Winter 第四章

“你今年长了很多哟,Raven。”Charles用小刀在门柱上用力的刻着。门柱上凹凸不平的全都是女孩努力长高的一些证据。这两年无论是Raven还是Erik在身高方面都很突出,至于Charles……“你只是长高高得比较微妙而已。相信我,Charles。”如果此时Erik没有“体贴”的帮Charles将最上面的盘子取下来的话那么他的话多少还是一些慰藉。Charles放弃了踮脚看着Erik将盘子叠到了自己抱得那些盘子上。

Erik这两年是变化最大的一个,今年16岁的他已经有了颀长精干的身材,长得也越发帅气,甚至有一些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相比之下自己则没有丝毫改变,Charles对着镜子捏着自己的脸,自己仅仅小他两岁但身高已经拉开了一些“小小的”(Charles坚持这么认为)差距,而且为什么自己还是一张娃娃脸,婴儿肥又是怎么回事?Charles难过的走上床埋怨得盯着来找自己下棋的好友。

“我觉得可能是我不太爱喝牛奶的关系,如果我现在开始坚持喝牛奶还是有希望的。”

Charles碰掉对方的一个士兵抬头看着Erik,Erik并不太在意只是随口一句“怎样都好啊,而且这样……还挺可爱的……。”

“我可不觉得可爱是形容男人的话,”声音刚落,Charles迈出来的腿扫乱了棋局跨坐在Erik的身上佯装愤怒的掐着对方的脖子,“快认错,Erik lensherr。”

“我错了,尊敬的Charles Xavier少爷。”Erik举起双手,老老实实地放在枕头两侧,眼睛却丝毫不畏惧的只盯着Charles。Charles舒心的放开手,倒在Erik的身上又顺势滚了下去躺在对方身边继续想着自己身高的种种可能性。Erik伸出手圈过身边人的头,想玩弄他耳边的碎发。

“是时间下去做祷告了,父亲肯定已经再等了,我不想再让约瑟夫来叫咱们了。”Charles起身打断了Erik的动作,他拉着Erik往一楼Xavier老爷专门空出的祷告室去。

这两年的每个人的变化都很多,其中最让人意外的便是Xavier老爷。他的确是老了很多,开始有些神经紧张焦躁,总是诚惶诚恐对着每个人每件事;他开始信奉上帝,每晚都会要求那个马仆约瑟夫为他朗读《圣经》(也是他让Xavier老爷如此沉迷天主教),要求Charles他们一起做祈祷;更重要的是他对Erik的态度也更加与众不同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Xavier老爷是偏爱着Erik的,以他为主,总是怕他会被别人欺负,也是因为这一点Xavier夫人与他的关系越发紧张。Erik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疼爱也罢非议也罢他从来没有任何表现,这让三个人的关系也从未紧张过。

“你留一下吧,Erik。”两个人做完祷告后Xavier老爷说道。Charles听话的退下留Erik一人在这里。

“坐下孩子,你知道你已经很高了,仰视着你让我感觉很累。还有,明天会有画师来到家里,所以打扮的漂亮一些,男孩,”Xavier老爷打趣道。Erik笑着直接坐到了地板上,尽量靠着Xavier老爷近一些。

“说真的孩子,你到了这里几年?四五年吗?你长得真的很快,而且还有一张漂亮的脸,”Xavier老爷接着说,摸了摸Erik有些乱的短发,就像一位父亲对着自己的儿子,在Erik的心里这位老爷也几乎就是自己的父亲,“能够想象如果这是在城里已经有大把的姑娘向你示意,而再过一两年你就要准备结婚了,真的很快,我的孩子。我有Charles的时候也不过才20岁左右。你们在玩的时候有曾经注意过谁吗?”

Erik想了想,他们三个有时会去附近的村子镇上去玩但很少会结交新的朋友。至于喜欢的姑娘……Erik真的只能想起Raven,并且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我不知道,女孩子大多无趣。现在这样反而更自在。”Erik耸耸肩应答着Xavier老爷的话。老爷略微沉默了一下转而说:“也许你应该考虑一下了,时间真的过得很快。”

“那Charles呢?”Erik抬起头看着座椅上有些年迈的人,问着他。

“Charles?Charles也会,在不久的时候。只是你要更早。”

“那我们可以以后再说,”Erik有些烦躁,他想Charles应该和自己一样,毕竟一直是对方在自己身边更多。

“以后?说实话年轻人,我不知道还有多长的时间可以看着你和Charles、Raven长大,我已经感觉我的身体在一天天的疲乏老去让我不知所措,”Xavier老爷凝视着Erik,Erik抚着他的手,已经皮肤松弛血管暴露在上面。老爷抚摸着Erik的头接着说,“你是我带回来的。从这以后我一直希望能够把我可以给你的都给你,并且我也很高兴看到你和Charles、Raven相处的不错。可是在我死后又有谁能照顾你呢……Charles吗?他还太小,少不更事。所以我想在自己还在的时候尽量去把你的生活安排好……”

“我想这是没必要的,”Erik对视着这个老人的眼,“你已经将我从那个环境中带出来,并给予了我很多,我很感谢……”

“感谢!请你千万不要对我说这个词!”Xavier老爷的手颤抖着仿佛Erik说了什么禁忌的话,“求你千万不要这么对我说,我想一定是我的罪太过沉重上帝才会让你说出这个词来惩罚我……,”他带着哭音语无伦次的说着他紧握着Erik的手用乞求的眼光看着这位年轻人,“如果我做的你能感觉到一点幸福,就请原谅我、原谅我的后代……”

Erik觉得Xavier老爷肯定已经糊涂了,他说的话自己根本无法理解,他慌忙的起身试着安抚着Xavier老爷直到他镇定下来他才停手关切的望着这位刚才失常的老爷。老人一人坐在那儿只是说自己要冷静让Erik先早回去休息。

 

Erik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自己的心绪还没有平复下来,犹豫着,想看看Charles是否已经睡下。他打开Charles的房间门,走到床边,Charles缩在柔软的被子与床单间安静地睡着。Erik跪在他身边捏着他的脸,Charles皱着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是Erik微微笑着问他:“你们已经谈完了吗?”

“嗯,他可能还有些什么事让我先上来休息。他说明天会有画师来家里让咱们打扮的漂亮一些。”Erik揉着Charles的头发,被Charles打开手。

“所以你就跑到了我的房间,我的朋友?希望刚才谈话时你们没有喝酒。”Charles开着玩笑,这很像Xavier老爷。Erik脱下衣服躺在Charles为他空出的位里,面对着Charles,Charles也看着他继续说着,“要来画师吗?那就是说Hank要来了吗?Raven会很高兴的。”Charles兴奋极了。

“Hank?”Erik挑了挑眉。

“他是学徒,不过画得很好。这两年是没有怎么过来所以你不认识,我有一幅画还是他画的。”Charles说。

“那幅素描吗?”Erik有些不太开心,Charles似乎有些太过兴奋了。

“对啊,你见过了?一定是那次你乱翻我的本子发现的……”Charles想起以前的事又有些生气,Erik连忙岔开话题,“Raven为什么会兴奋?”乐得像个傻子的明明是自己身边的这个家伙。

“其实那幅画是在你来之前没多久画得,只是一幅练笔的作品。当时Hank的师傅正在为我家里画画,Hank作为学徒跟在身边有时也会自己练笔。那天我正在看书就听见Raven叫着:你在画哥哥!(Erik摁下Charles激动的手,不满的一直扣着)然后Hank就脸红的解释说这只是一张练笔的速写,没有什么。但是Raven爬上他的腿说这么漂亮怎么可能只是一幅练习,然后抱怨着大家都是这样,因为哥哥长得漂亮(Erik默默的在心里表示这的确是一句实话)。然后你猜Hank是怎么回答的?”Charles挣脱出Erik的手问着他。

“怎么回答的?”Erik已经有点不太喜欢Hank了,但这是自己先问的所以最好还是配合一下这位“故事先生”。

“Hank的脸要红透了,然后半天才说出来:……其实我觉得你也很可爱。然后在临走时将送给了Raven一本素描本,里面全是Raven,虽然大多都是睡觉或者嘴里吃着什么东西的。”

Erik突然觉得Hank其实也没那么讨厌了,接着问Charles:“为什么只有吃东西和睡觉的。”

“因为只有那时Raven才会安静啊,”Charles回答,“还有一幅彩的,是Raven发呆的看着窗外,现在还被挂在Raven的床边。”

“这么说那个Hank是喜欢Raven的?不是喜欢你?”Erik问着。

“当然是Raven,怎么会是我?”Charles不明白Erik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来。

“我就是问问,”现在Erik觉得Hank其实还是很好的。但他还是不喜欢Charles谈到Hank就兴奋样子,他圈过身边的人,“现在,小少爷,你应该睡觉了。你太兴奋了。”

“好的好的。晚安,Erik。”Charles又重新蜷起身子讲累了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便睡下了。

Erik也终于抚上了他的卷发,回忆着刚才Xavier老爷的反应,看着怀里的人也渐渐睡去。

后记:被自己拖延的文风给蠢哭了。有很多东西想写,太过细致又显得文章很 冗杂。果然是第一次写文,在往后会注意到的。这次的文有了时间的跨越,本来一开始想让他们的年龄更小一些但是有很多顾虑就改了。所以在文章中万仔是16岁左右,查查是14岁左右,Raven是10岁左右。到目前为止自认为这是写的最甜的一章(为了以后的鞭子嘛)。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次文更新就会以Xavier老爷的死为转折,正式进入同仇敌忾时期,也会有新的人物到来。

PS:如果有小伙伴对剧情有什么想说的欢迎哈,不要大意的来吧。

评论(7)
热度(5)

© lazywin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