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文和图的存放地。CP看心情

当我在点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评论时,我在想什么

所以超爱自己的文后面有人评论。

齐泱:

只有小红心:
第一种情况:已阅。
第二种情况:马。
第三种情况:哇!这个好棒!但不想让别人看到!没人看到我就能独占了!我要像头龙一样把这个宝贝藏得谁都看不见!!!它是我的!

只有小蓝手:
扩。

既有小红心又有小蓝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有这么好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怎么才这么一点点热度!不行!我恨不得一个人给它点两百个热度啊啊啊啊!作者太太您感受到我炽烈的爱了吗!我爱你啊!请继续加油啊!

评论:
别多想了,作者太太,这就是在向您求婚。

不寐

第二篇曹荀的文,也算是《嗜睡》那一篇文的后续吧。

令君出现的不多,从某个方面来说令君应该是从未出现。

不要怀疑,它真的是一篇曹荀文!真的是一篇曹荀文!不是曹ALL!

只有曹荀!

OOC什么的已经尽量避免了……如果踩到雷点你关了就是……

下面正文,看完的小伙伴请在评论里与我耍~

第一个是陈宫。

那个对自己说过“请出就戮,以明军法”的好友。

曹操认为自己是在梦中,看着模糊的身影依稀辨认出是谁,叫了一声公台。陈宫也只是看着自己客气的行礼。

想到二人最后的结局,曹操不知该怎么与陈宫说。他只是想,既然这是梦应该很快就会过去了吧。彼此不语良久,却发现这梦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倒是陈宫在...

[知乎体EG] 求问三国圈历史人物,被后世的二次创作黑出翔是怎样一种体验?(曹丕篇)

超棒!

兮嘉_Charlotte:

玩笑的部分和后面认真回答的部分都很赞~


人间北看成南:



OOC兼夹带私货。很短,然而负能量很多,跟周瑜篇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是EG,但并不是搞笑向的,请千万慎入。




求问三国圈历史人物,被后世的二次创作黑出翔是怎样一种体验?


@中护军  @喂蚊帝   @是凤不是雏  @捉刀人  


 想艾特的人其实很多……不如你们几位答完自由点名吧?祥瑞御免!


关于封设、排版学习教程推荐(PS、ID)

看了都说好

资源站:

风入松月:



软件学习其实也没啥好说,根据喜欢的领域,学习对应的软件。



以封设、排版、宣图为例的话,软件占比的话在我这边基本就是……因为我比较非专业,专业的话AI比重应该会上升。



封设:PS >AI (素材处理)



排版:ID>AI(素材处理)>PS(素材处理)



宣图:PS



一、形式分类



通用:对我来说就是找教程、找实例然后实践。......



漫画编辑的编剧原则

十漫个为什么:


因为忙好久没更新。


最近有朋友私信问我关于编剧的问题,主要意思是——



「自己的编剧水平欠佳,所以找了编辑帮忙。但是故事是自己的,编辑虽然说得有道理,我又应该如何看待编辑的意见?」



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所有创作者都会遇到的大难题,犹如天问。


搞清楚下面这些事,你的思路就会清晰了。



一、为什么会有编辑



应该说——为什么会有一个「拥有给意见权力」的编辑存在?


为什么我自己的作品不能完全就由我自己去做主?


这个问题非常简单。...


【阴阳师】大天狗究竟在等谁

穆穆惊了东南:

一个养成与反养成的故事。


cp狗崽,微酒茨。


01



阿爸把茨木领回家的那天早晨,整个平安京都下了很大的雪。


彼时的茨木才那么丁点大,加上头顶那截角也没有大天狗的腰高。


阿爸抱着这么个难得的大宝贝,拍掉小茨木头顶落的雪花,小心地塞到大天狗怀里。


仿佛带着小弟认地盘:


“以后你就跟着这哥哥混了。”



02



大天狗其实挺不喜欢带孩子的,刚进寮来的小娃娃总是有很多问题。


在第无数次被茨木拽着翅膀上的羽毛问起“御...

作战型59:

换季了,突然对毛绒绒过敏的狗子

少年荀攸的烦恼【双荀】(二)

CP:荀攸X荀彧  

提醒:OOC啥的根本避无可避;

第二章

荀攸过了暑假就要上初一了。初中所在的学校要比现在的学校离家远一些,所以荀攸要过上了骑自行车上学的日子。这也意味着他要比荀彧早走,两个人不会像以前那样手拉着手去上学了。

“没有手拉着手,你想多了。”荀攸打断钟繇的话,然后接着清点自己新发的课本看看是否有缺。钟繇还是他的同桌,与一向不多话的荀攸一样,即使升了初中钟繇也依然带着小学时的乐观样子,就是一个疯玩的暑假过去后比以前晒黑了更多。用荀攸的话说就是“笑得时候牙齿有点晃眼……”。

偏偏钟繇还爱笑,一口白牙真的让荀攸感觉有点眼花。

“你小叔肯定很伤心不能和你...

嗜睡

前言:是虐。令君真正做到“以忧薨”。没有人民的“好朋友”空食盒。曹荀没有正式见过面。历史考据不严密。如果这些都不介意,那谢谢来看。

顺便说,少听虐歌比什么都来得好。此文就是作者长期听虐歌所得的反应。

陈群来见荀彧的时候,荀恽见了他并对他说父亲还在睡觉,怕是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时间已是日落西沉,这个时间睡觉让人匪夷所思但陈群却并不奇怪。前几天妻子回娘家,眼圈红着,问她只说父亲的精神不好,别的就不再提了。陈群想到这对荀恽点点头,他应该想到的,令君的精神早已不比昨日。

荀恽送陈群至门口,请陈群不必牵挂,等父亲醒来自己便会告诉父亲陈群来过。二人一别,陈群自己走了回去。

晚上等到妻子熄了蜡烛躺在身...

© lazywindy | Powered by LOFTER